“天下第二行书”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将赴日展出

赵多多

2018年08月17日08:38  泉源:珍藏快报
 
原标题:“天下第二行书”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将赴日展出

  东京国立博物馆官网日前公布了新的展览信息,将于2019年1月16日举行特殊展,届时,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颜真卿传世名品——天下第二行书《祭侄文稿》(见下图)也将表态。

  颜真卿无疑是继王羲之之后,又一位划期间的书法各人。清代王澍在《论书剩语》中讲到:“昔人稿书最佳,以其意不在书,天机主动,每每多着迷解,如右军《兰亭》、鲁公《三稿》,灵活烂然,莫可名貌。”鲁公便是指颜真卿,《三稿》则是指颜真卿的三件手稿:《祭伯父帖》《争座位帖》和《祭侄文稿》。

  凡是训练过羊毫字的人,肯定都是从颜真卿的诸多楷书名帖中动手的。但颜真卿最闻名、也最为后代歌颂的作品,倒是那篇满盈涂改的缭乱底稿——《祭侄文稿》,全篇行书、草书毕见,在天下第一行书——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已不存于世的环境下,这幅作品可称天下行书之最。

  天宝十四年(755),身兼平卢、范阳、河东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提倡叛乱,史称“安史之乱”,这场历时七年之久的兵变,是唐朝由盛转衰的迁移转变点,而这一年,颜真卿五十岁。

  安禄山雄师一起势不可当,唐玄宗仓促逃往四川,在大唐山河风雨飘摇之时,势单力薄的颜真卿却恪守平原(山东陵县),而他的堂兄颜杲卿则出任常山郡太守,颜氏一门配合服从在烽火的第一线。颜杲卿末了孤城被围,成为俘虏,但仍不愿降服佩服,安禄山遂以其第三子颜季明为要挟,终极,颜杲卿和颜季明双双遭灾。那一战,“颜氏一门去世于刀锯者三十余人,其状仁至义尽”。

  安史之乱后的一天,颜真卿收到一个木匣,内里是侄子颜季明的头颅,颜真卿顿觉大刀砍下的是本身的头颅,悲伤之余,亲身为侄子写下祭文,这即是《祭侄文稿》,“贼臣不救,孤城包围,父陷子去世,巢倾卵覆。”这重复编削涂抹的一句话,是颜真卿最悲愤与痛楚的表达。

  二十五年后,年近八旬的颜真卿,被宰相派去兵变的淮西节度使李希烈营中宣布诏书。面临李希烈,他仍然是那位忠烈之士,绝不畏缩与坚定,终被杀害。

  颜氏一门忠烈的故事、精力与时令都保存于翰墨之间,就像黄庭坚所说:“鲁公祭季明文,文章字法皆能感人。”颜真卿的书法,正是颜真卿这种义士型本性的彰显,正所谓“字如其人”。

  细观《祭侄文稿》,可见全篇皆用一管秃笔写就,墨色浓枯变革,但又气韵连接,笔调圆淳厚重,真情表露。台北故宫博物院专家王耀庭写道:“一见如仰望大德小人于面前目今,油然生起敬意。”天下第二行书的评价,应该也是基于这种书法程度与创作心境的天然表露。

  云云贵重的法书作品,近来一次表态,还要追溯至十年前台北故宫博物院的“晋唐书法展”,而此帖从1997年在美国展出后算起,这次行将到来的赴日之旅,是二十多年来这件国宝第一次脱离中国台湾。

  展览信息一经公布,在网络上即引发了猛烈讨论。终究在两岸干系最为暖和的年份里,两边都盼望能举行文物与展览的双向交换,但终极完成的却都只是大陆片面的文物运送:2009年10月,北京故宫博物院借展37件文物,到场了台北故宫博物院当年的“雍正直展”;2010年10月,浙江省博物馆与台北故宫博物院合办“山川合璧——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”特展,浙博《富春山居图》(剩山卷)赴台展出,而浙博盼望台方可以或许赞同“乐意在得当的时间,促进本院所藏《富春山居图》(无用师卷)到大陆展出”,却不停未能比及复兴。

  两岸故宫博物院的文物均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文明沉淀的见证与英华。当年文物的迁徙,不论出于何种缘故原由,最深层的意图,照旧一其中国的祈愿。中华民族的文明遗产,是全人类共享的精力粮食,台北故宫博物院也的确举行和到场了浩繁外洋大展,为中华良好文明在外洋的流传做出了孝敬。但是,现在越发庞大的局面,都令两岸间文物的交换成为奢望。

  当年,护送文物南迁与赴台的尊严老师,在心田深处曾有两大遗憾,一是未能促进三希堂法帖,即《快雪时晴帖》《中秋帖》与《伯远帖》的聚首;二是在有生之年,不克不及亲身带着这批远渡重洋离开台湾的故宫文物,重新回到北京故宫博物院,回到他发展修业、立业立室、浸润深耕历代中国文明艺术的永久故里。老师殊不知,他当年的遗憾,现在,还是遗憾!

(责编:王鹤瑾、鲁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