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中原博物之旅)

宝鸡青铜器博物院:青铜史书耀千年

本报记者  龚仕建  高  炳

2018年10月08日08:43  泉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 

  图④

  图⑤

  图⑥

  图⑦

 

 

  宝鸡,古称陈仓,是中原始祖炎帝故乡,周秦文明的发源地。“治国不以礼,犹无耜而耕也”,周礼浸润这片地皮的点点滴滴,也作育了“青铜器之乡”。“数目多、重器多、佳构多、铭文多、尺度器多”是业内专家枚举的宝鸡青铜器五大特点。

  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因此会合珍藏、研讨、展现青铜器为主的国度一级博物馆。单是博物院修建(图⑦)就给人猛烈的视觉震撼。它依山而建,南依秦岭,北望渭水,接纳了传统的高台门阙情势,层层递进,气魄广大。主体修建造型别开生面,墙面由土黄色锈石砌成,羊首浮雕和青铜纹饰装饰其上,极具历史厚重感。

  博物院珍藏文物12761件(组),设有《青铜铸文明》基本陈设和3个常设专题陈设——《对镜贴花黄》《陶语诉年龄》《明月照琼琚》。基本陈设有“青铜之乡”“周礼之邦”“帝国之路”“伶俐之光”四部门,集合了宝鸡地域出土的青铜器1500多件。

  所藏青铜器的铭文纪录了数千年前的西周社会生存,触及政治策划、征战杀伐、祭辞诰命、册赐宴飨、地皮转让、刑事诉讼、盟誓左券、婚嫁礼俗等方方面面,至今仍分发阵阵“青铜书香”。记者拜望宝鸡青铜器博物院,翻阅那传播数千年的“青铜史诗”。

  何尊

  盛酒器,上圆下方,表现天圆中央看法,通体四道透雕的扉棱,划一有序。

  提及宝鸡青铜器博物院的“镇院之宝”,起首当属“何尊”。何尊纹饰富丽,腹部雕有饕餮兽面纹,粗大卷曲的兽角翘出器外,颇有腾踊欲食的动感。

  何尊的由来干系两个身份特殊的“年老人”:周武王之子周成王和同宗的贵族何。成王五年四月丙戌,成王召见了何,鼓励他效法父辈,为国效能。为此,何铸造了这件精致的青铜器,记录周成王营建成周洛邑的庞大变乱及对他的训诫。

  何尊扬名于1975年“天下新出土文物报告请示展”。青铜器专家马承源老师在清算锈蚀时,发明了器内底部铭文12行122字,此中有“宅兹中国”字样,这是迄今发明的“中国”一词最早的泉源。“宅兹”指“寓居在这里”;“中”字形似旗杆,意为“中央”,“国”字由城池和打仗组成,“中国”(图④)便是国之中间。随着历史演进,“中国”一词,渐渐成为我们国度的称号。

  “何故为尊,我有‘中国’。”宝鸡青铜器博物院陈设研讨室主任任雪莉非常感触,“走过3000年历史长河,何尊‘中国’重现于世,而‘中国’曾经成为每一其中华后代自大自大的源头。”

  (亻朕)匜

  盛水器,呈现于西周中早期,通高20.5厘米,腹宽17.5厘米,流相距31.5厘米,重3.85公斤。

  (亻朕)匜(图⑤,音yìng yí)造型古朴,底部为四个兽蹄足,盖前端有虎头,口沿下饰窍曲纹,腹底和盖铸有铭文,合计157字,它是我国现在发明最早、最完备的一篇执法讯断书,享有“青铜法典”之佳誉。

  铭文记叙了牧牛和他的办理者(亻朕)打讼事的历程。牧牛违犯先誓,输于诉讼,按恶行应鞭打一千下,并处以墨刑,颠末大赦,改判鞭打五百,罚交铜三百锊,判官伯扬父还命牧牛发誓。(亻朕)胜诉后,用得来的铜做了这件水器,用以怀念此事。这篇刑典对断狱量刑、加减等都有所划定,可见西周的执法制度已相称齐备。“礼不下庶人,刑不上医生”,刑与礼相反相成有助于西周社会政令实行流通。

  害夫簋

  盛食器,通高59厘米,腹深23厘米,最大腹围136厘米,重60公斤。

  害夫簋(图⑥,音hú guǐ)是迄今独一有明白编年的西周厉王自作器,也是现在发明最大的青铜簋,有“簋王”之称。其双耳呈象首形,簋体下有正方形方座,增强了慎重感,腹围和方座上均饰直棱纹,颈部和圈足饰一周窃曲纹,上下互相比较照应。

  害夫簋腹底铸的124字铭文尤为贵重。任雪莉先容,笔墨评释周厉王制此祭奠宝簋,以祀皇天大命,保佑周室、王位及其本身,赐降多福、长命与伶俐。

  图片均为本报记者龚仕建摄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8年10月04日 07 版)

 

 

(责编:鲁婧、王鹤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