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四王”山川画及市场行情

牟建平

2018年10月08日09:36  泉源:美术报
 
清 王鉴 青绿山川图卷(部分)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清 王鉴 青绿山川图卷(部分) 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原标题:“四王”山川画及市场行情

9月11日,北京故宫博物院谨慎推出“故宫藏清初‘四王’绘画特展”,本次展览展出作品113件套,力求向民众片面出现“四王”绘画风采,同时也对美术界重新审视四王绘画的代价与意义提供了契机。

“四王”的争议与重新审视

“四王”,是中国清代绘画史上一个闻名的绘画派别,其成员为王时敏、王鉴、王翚、王原祁,他们都出生于明末,但人生的大部门工夫在清初,因四人都姓王,故称“四王”。四王之间有师友或支属干系,作为清初画坛的正统派,在绘画风俗和艺术头脑上,深受董其昌“南北宗论”的影响,画风崇尚摹古,偏幸宋元诸家,将传统翰墨的技法生长到亘古未有的高度,深受以天子为中央的士医生阶级的喜好,统治了中国画坛300年之久,以致在民国时期仍有一批画家跟随“四王”,可见“四王”在中国画坛的影响力根深蒂固。

在民国时期,随着中国遭到东方列强的欺辱,学习东方文明、革新变法图强的志愿与呼声尤为猛烈,“四王”绘画被视为守旧、抱残守缺的代表,遭到了浩繁变法派人物的剧烈反攻。康无为“卑薄四王,推许宋法”,陈独秀力主“美术反动”,他在《美术反动》一文中大谈要“打垮画学正宗”,“革王画的命”。徐悲鸿也在《中国画改进论》中主张“放弃剽窃昔人之恶习”,“今乃有规摹董其昌、四王作品得意洋洋者。”蔡元培《以美育代宗教》一文中说:“字画是我们的国学,都是仿照昔人的。”在民国,“四王”曾成为众矢之的。

但是,民国时期也不乏一些画界名士力主掩护国学,回绝西法,如金城、陈师曾等。金城曾力劝民国大总统徐世昌掩护国学,他担当会长的“中国画学研讨会以“精研古法,博采新知”为主旨,本身也主张摹仿昔人,一笔不苟,他不但学习宋元与“四王”,尤其精于摹古,金城的作品不少都是仿古、临古之作。陈师曾在《文人画之代价》中指出:“故宋元明清文人画颇占权势,盖其种种素养、种种学问,拼集得来。”陈师曾阻挡专意写生,夸大昔人笔法。近代许多画家,都是由“四王”上溯昔人,如吴湖帆、溥雪斋、萧俊贤、胡佩衡、启功等。

关于“四王”绘画的代价与意义,笔者以为,“四王”作为清初画坛的代表,只管现在受宠是遭到康熙帝的喜好与推许,但能影响画坛300年之久,必有其肯定的公道性,他们崇尚摹古摹仿,寻求技法与程式,并没有错。但是由于“四王”的影响太大,招致在先人的学习中,只相沿了“四王”的摹古,而忘记了本身的创新,于是“四王”成为中国画颓败的背锅者。在近代“五四”新文明活动中,“四王”沦为改造者的靶子,成为中国画衰落的罪魁罪魁,但“四王”显着被过分妖魔化了。当今,重提“四王”绘画的代价,对承继传统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“四王”的干系与山川画各自特点

王时敏(1592—1680),初名赞虞,12岁始改名逊之,号烟客,别名懦斋,偶谐道人,晚号归村老农、西庐老人,又称西田老师,江苏太仓人。万历二十九年中进士,万历四十二年(1614年)受祖荫出仕,拜尚宝司丞,掌管天子玺印,累官至太常寺少卿。入清后隐居不仕,以字画自娱,奖掖落伍,被尊为“画苑首脑”,位列“四王”之首。著有《偶谐旧草》《西庐诗草》《西庐诗余》《奉常公遗训》《西庐画跋》等。在“四王”中,王时敏最擅用墨,用笔苍秀沉郁,并且书法最高明,以是他的画十分难仿制。王时敏十分会画书页,在“四王”中,王时敏驾御书页的本领最高。

王鉴(1609—1677),字圆照(元,或玄),号湘碧,别名染香庵主,因官廉州(今广西合浦县)知府,世称王廉州,江苏太仓人。为明代南京刑部尚书、闻名文人王世贞的曾孙。康熙元年后,王鉴因避忌,将玄字改为“圆”或“元”“员”。王鉴与王时敏同为董其昌门生,三人同为“画中九友”。王鉴醒目画理,特擅摹古。王鉴在“四王”中承先启后,在清初与王时敏齐名,并称“二王”,可知他的职位地方与影响。在“四王”中,王鉴的青绿山川成绩最为突出,将赵孟頫的青绿与黄公望的浅绛联合在一同,在本次展览的《青绿山川长卷》中可见一斑。王鉴的构图以空疏为主,与王时敏的茂密满盈相比,差别很大。

王翚(1632—1717),字石谷,号乌目隐士、耕烟散人,又号清晖老人等。室名清晖阁,江苏常熟人。王翚在承继传统的底子上,又外师造化,渐渐构成了华滋清逸的画风。60岁时以平民征召供奉内廷,掌管绘制《康熙南巡图》卷,被赏“山川清晖”四字,荣誉益著。从其学者日众,画史称“虞山派”。著有《清晖画跋》。王翚南北宗兼学,并不范围于南宗路数。张庚在《国朝画征录》中就指出:“画有南北宗,至石谷而合焉”。王翚擅长绘制大局面的构图,难怪被召入宫廷。广临唐、五代、宋元各家,“以元人翰墨,运宋人丘壑,而泽以唐人气韵,乃为大成。”本次展览中的《仿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卷》,全本摹仿,老实本来,蔚为壮观。

王原祁(1642—1715),字茂京,号麓台,别名石师道人,印称西庐先人,室名扫花庵,江苏太仓人,是王时敏之孙。康熙九年进士,康熙二十二年为任县县令,康熙二十六年入朝刑部给事中,后召入宫廷南书房,60岁改授翰林,充当《佩文斋字画谱》纂修官,掌管《万寿盛典图》,累官至户部左侍郎,人称王司农。王原祁每每御前染翰,康熙天子赐其“绘图留与人看”,卒于官,被赐全葬。著有《大陆泽图说》《雨窗随笔》《麓台题画稿》《王司农题画录》等。王原祁倡导“学不师古,如夜行无火。”王原祁作画用笔骨力雄健,尝自诩“笔有金刚杵”,他的线条涩硬生拙,在“四王”中别出一格。在皴法上,王原祁自创了一种“渴墨干笔”层层积染的技法,以淡墨作山石,干笔皴擦,层层见笔,很好地体现了山石的质感,有迷茫淋漓之气。

“四王”市场行情与造假

近些年,王时敏的山川画在拍场屡出低价。2011年中贸圣佳秋拍《仿各家山川册十开》以1.2亿元的天价拍出,2012年香港佳士得春拍《秋山闲独》827.6万元成交,2012年北京保利秋拍《南山图》632.5万元成交,2014年广东崇正秋拍《苍岩晚翠图卷》1725万元成交,2015年北京保十周年利秋拍《仿子久笔意山川立轴》1035万元拍出,2017年西泠春拍《仿黄公望山川轴》437万元成交,2018年北京保利春拍《仿古山川册八开》2645万元成交。

王鉴的山川画在拍场也拍出不俗的代价。2014年中国嘉德春拍《仿古山川册十开》2702.5万元成交。2015年北京匡时春拍《溪山仙馆图》1000万元成交,2016年中国嘉德春拍《仿巨然清溪待渡图》轴以3565万元低价拍出,2016西泠春拍《仿古山川册》391万元成交,2016年北京保利秋拍《拟古山川册十开》以1472万元成交,别的一本小设色书页《仿古山川十开》也以598万元拍出。在2018年北京匡时春拍上,一件《仿倪高士渔庄春色》以2070万元成交。

王翚的山川画近几年也有亮丽的体现。2016年保利秋拍《万山烟霭卷》3220万元拍出,2016年西泠秋拍《太华仙观图》920万元成交。2017年北京保利春拍《山庄静业图》1380万元,2017年中国嘉德秋拍上,一件《龚蘅圃田居图卷》7475万元低价成交。2017年北京匡时秋拍《竹溪真逸》828万元成交。2018年北京保利春拍《溪桥峻岭图》3220万元拍出,2018年北京匡时春拍《春山积雪图》2392万元成交,2018中国嘉德春拍《仿惠崇水村图》920万元成交。

王原祁的山川画也拍价不俗。2013年中国嘉德秋拍《春崦翠霭》1840万元成交,2014年大札轩秋拍《秋江古亭》1023.5万元拍出。2015北京保利春拍《仿黄大痴山川》1725万元成交。2016年北京匡时春拍《高风甘霖图》2127.5万元拍出。2017年北京保利春拍《仿大痴山川》2300万元成交。2017年北京匡时秋拍《仿梅道人山川》2300万元成交,2017年香港佳士得秋拍《仿黄子久浅绛山川卷》4125万元拍出。

这些年,拍场上拍的“四王”画作甚多,达数百件之多,此中偶有真品,但很多是不靠谱的赝品。如王时敏《仿古山川册》,基本是故宫藏本的翻版。另一低价成交之王鉴《仿倪高士山川》,且不说画得有何等貌寝,下面王翚的题跋也相称稚子,是彻里彻外的假跋。现在拍场上的“四王”伪作,可谓八门五花,包罗万象。造假的本领重要有:一、“原样克隆”,即克隆剽窃馆藏真迹,这类拍品不在多数。二、“专家镀金”,即专家鉴假为真,固然有些题跋自己也是假的。三、“外洋回流”,有些从日本回流的“四王”,很不靠谱。四、“名家旧藏”,对这类拍品也要警惕鉴戒。五、“图录忽悠”,有些民国图录里的“四王”,画自己便是伪作。

(责编:赫英海、鲁婧)